主页 > V佳生活 >来自联合国的工作笔记:以为重要的事,放到更大格局却可能不值一 >
来自联合国的工作笔记:以为重要的事,放到更大格局却可能不值一

任职于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社会经济委员会UN ESCAP)

联合国算不算很有「国际观」的地方?来自四面八方的工作人员,不同的部门掌管政治,经济,文化,人权,环境,社会发展等大小事。在不同的办公室间串门子,往往可以分享,也可以参与不同的话题。

例如UNDP(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)最近在中亚的开发计画,TID(贸易与投资司)与ADB(亚洲发展银行)正在谈的合作项目,UNHCR(联合国难民署)针对欧洲难民问题发表的最新报告,当然,也不时可以听到各国的八卦趣闻,风俗文化,以及学习如何分享自己的故事,倾听别人的想法。

台湾一向很喜欢讲「国际观」。旅人足迹踏遍世界广交朋友,撰文分享所谓的「感动」,所谓的「成长」。多如牛毛的商业类型杂誌与企业,老生常谈地帮你分析各种不同的「力」:外语能力,沟通能力,适应力,实战力;媒体与政治天天谈论着年轻人走出去,开放企业投资台湾,他们东拉西扯地讨论着海外打工,自由贸易,青年就业与市场竞争⋯⋯。

其实他们对「国际观」的看法,都有道理,但也都不全对。国际观不尽然是可以用流利的外文与他人聊天,不是走了一堆国家拍了一堆照片粉丝团累积好几万点阅,也不全是你可以无障碍地申请到世界任何一份工作。

当然更不必然是去个澳洲打工度假,去非洲做个志工,去欧洲留学个几年,这些或许可以增加了许多人多关心「国际观」,但很多时候,你花了好多钱好多时间,但其实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你,只不过多了些头衔,多了些可以炫耀的经验,然后往往是过度的膨胀,掩盖心虚的事实。

往往,越是努力强调的东西,却是最缺乏的

亚洲地区这阵子发生不少大事,既然有事发生,自然会成为同事间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。笔者任职的部门里有来自美国,黎巴嫩,卢安达,义大利,与泰国的同事。有趣的是,这几天大家话题纷纷围绕着缅甸的大选结果,道贺之余也期待缅甸籍的Joe说说他的想法与分析区域未来的发展。

作为台湾人,本也小有期待能成为话题焦点,毕尽咱的领导人「先生」与对岸的领导人「先生」的会面不也算是个新闻吗。的确,大伙知道有发生这幺件事,但无奈,似乎没引起太多的关注。

然而,翻开脸书或台湾新闻网页,爆炸似的把两位先生的握手当成头等大事在讨论。支持者天花乱坠的高唱历史的里程碑,反对者无所不用其极攻讦谩骂,所有的版面似乎都将此定位成国际头条新闻,而大众也乐于津津乐道。

但在真正的国际场合,老实说,这件事情的份量,微乎其微。至少就笔者周围来自个不同背景的同事之间,菲律宾与中国在国际法院的纠纷,联準会的升息举动,缅甸大选与区域发展,更受到大家的关注与讨论。

来自联合国的工作笔记:以为重要的事,放到更大格局却可能不值一

诚然,做为台湾人,攸关自身的议题自然有关注的必要。否则成天转发BBC或CNN的新闻,张口闭口嚷嚷国际社群网站上转载而来的资讯,到底也不算是一种具有「国际观」的表现。

「国际观」其实也无需刻意培养,例如某些朋友会很自豪自己看遍欧美名着(还要特别强调是看原文的喔),却对中国古典文学有着接近文盲的认知,这就显得太过矫揉造作了。

我认为国际观其实不是一种需要刻意培养的能力,无需特定行为表现(国际志工?国际交流?),无需大声嚷嚷好像亟欲表现你知道了些什幺。刻意去强调国际观这三个字本身就是一个框架,标籤着好像你得符合某种期待,做出某种行为才能拿到这样的「荣誉」。

国际观,其实是对人事物抱持着一种自然谦和的态度,能很自在地在任何地方与任何人相处,能够清楚的知道世界很大而自己很小。

如此,你甚至无需出国,你可以英文很烂,你甚至不需要去强调国际观。多看,多听,然后谦虚一点,少点盲从,网路很方便但也很容易让人流于人云亦云相互取暖。多接触,多思考,台湾不停在改变,世界上,很多事情也正在发生。然后,你就已经具备了某种自然的国际观特质。

相关评论:

「为什幺你不去欧美国家当交换生呢?」因为越南让我更懂什幺是国际观出过国不见得就有国际观,台湾年轻人何不先把这14个国际媒体中文版看一看?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