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Z假生活 >蚝红鱼死亡 捕虾两三只 环境污染冲击渔业 >
蚝红鱼死亡 捕虾两三只 环境污染冲击渔业
蚝红鱼死亡  捕虾两三只 环境污染冲击渔业

蚝红鱼死亡  捕虾两三只 环境污染冲击渔业

渔民展示从鱼锚捞到的淤泥,十分恶臭。

一觉醒来,养殖的红鱼几乎全翻肚;拿起网笼,发现准备分销售卖的蚝都死了;出海捕虾,收网时居然只有两三只,这些情况发生在浮罗勿洞浅海区域,当地渔业者正面对前所未有的环境污染冲击!

巫统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拿督法立表示,他已接获很多渔民投诉,指在一个月里,每次出海捕虾只能捉到两三只,连油钱也不够付,因此都放弃出海,他们也发现所抛下海中的锚,当拉起时,会“收获”一堆又黑又臭的淤泥。

“至于在码头闻到臭味,相信是因为附近的养虾场将污水排入海中,导致沿海的小虾死亡。”

他相信是因为没有相关部门前来检验,所以养虾场才肆无忌惮地将污水排出。而海中突然涌现的淤泥,推测是在槟岛的填海计划挖掘出的淤泥,即使抛掷到海中央,也会回流到浅海区。

“这样的情况已导致在离岸3至4海里捕鱼的浅海渔民,完全失去收入来源。”

因此,他要求全国水力研究所(NAHRIM)、渔业局及环境部门尽快研究浮罗勿洞海域所发生的问题及采取行动。

“他们不应只是在办公桌上研究填海所造成的环境伤害,应该要实地考察,与渔民交流。”

浮罗勿洞渔民协会主席·亚斯哈
一个月没虾卖渔民捕不到虾的情况明显地从鱼货市场上看到,已近一个月没有虾卖,其他鱼类如斗鲳鱼、马友鱼及白鲳鱼也面对锐减的情况。

受影响的不仅是浮罗勿洞的渔民,是整个浮罗山背区1000多名渔民,即从浮罗勿洞至双溪槟榔的所有渔村的渔民,都面临捕不到虾的情况。

据了解丹绒道光填海计划正开始挖掘淤泥,而被他们抛到外海处的淤泥回流,造成浅海区的河床受污染,才会导致捕不到虾。

养蚝业者·王建博(54岁)

蚝死亡率90%

我养殖的蚝死亡率达90%,至今已有10万颗蚝死亡,损失接近20万令吉,但相信损失还会持续增加,因为蚝不似鱼,死了浮在水面上,因此工人还在检查网笼内的蚝。

我在浮罗勿洞沿海离岸不到1海里处设置的养蚝场属分销站,我的蚝是分别在吉打和霹雳州养殖至1年后,才送到这里的养殖场存放3个月至长大才分销出去,浮罗勿洞的养殖场可称为“储存室”。

这批死亡的蚝,是12月从吉打运来,放养在此至3月,几乎可以收成时,工人捞起来才发现死了,我尝试放入新的蚝但也是死了,所以不敢再放新一批,怕血本无归。

我可说是槟州唯一的生蚝供应商,主要售卖给高级餐厅及四星级酒店,因此他相信若情况持续下去,蚝将会面临严重的缺货,而价格将会增涨。

询及天气酷热是否会是蚝死亡的其中因素,他表示不可能,因为蚝本身的耐热度可达35度,即使炎热,海水的温度最多也只会上升至32度,并不会“热死”蚝,因此肯定是水源污染导致。

蚝红鱼死亡  捕虾两三只 环境污染冲击渔业

张扬碧指其鱼排养殖的红鱼现在只剩下鱼苗。

养殖红鱼逾20年业者·张扬碧(55岁)逾2万红鱼翻肚

我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情况,那时是在4月15日,我在清晨5时多到鱼排操作时,看到2万多条红鱼翻肚浮在海面上,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。

这些死鱼每只都至少有1至3公斤,令我损失高达50万令吉,而我所拥有120个网箱中幸存下来的全是鱼苗,大尾的都死了,相信是水源污染缘故。

法立:“取消造岛”动议料获公正党议员支持

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法立表示,他相信他在下周召开的槟州议会上提出的“取消南部填海建3座人造岛的计划”动议,可获得上次5名投弃权票的公正党议员支持,但他希望他们能举手投票。

法立在浮罗勿洞码头与渔民召开记者会后表示,这次浮罗勿洞鱼虾死亡的情况将会加强他反对填海计划的论点,所以在下周召开的州议会上,如果是真正代表人民声音,而非一味听从执政者的人民代议士会支持其动议,只有害怕执政者的人民代议士才不敢发言。

“我非常感谢议长,虽然他驳回了其他公正党及行动党议员提出的动议,但所幸这个由我提出的动议能通过并带上州议会讨论,这是非常重要的动议,如果议长驳回,我肯定会抨击州政府。”

法立在上一届州议会上提呈动议的内容分成两个部分,第一、要求政府无论基于任何发展目的(支付交通或基建等计划)而确定填海前,都需先召开公听会咨询民意。第二、搁置所有新的填海计划,直到一个有关全槟填海计划如何影响海洋、环境和社会的详细报告出炉为止,并取消带来负面影响的计划,当时这项动议获得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支持,而5名公正党州议员则弃权,但最终该动议在多数票反对下被驳回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