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真生活 >苏娃达的故事 >
苏娃达的故事

苏娃达的故事
在义大利罗马市区巷弄中所拍摄。简单的路标被有心人士『捉弄』了一下

 

以前上德文的班上有十来位女性同学,来自不同国家,有着不同年龄、操着不同的语言。通常在十五分钟的休息时段大家会聊天,我是个不擅社交闲聊的人,通常都是坐着听,微笑着,不然就是看点自己的书。这天休息时间我拿的是一本时尚杂誌,杂誌刚翻开,班上最年轻的一位妈妈苏娃达就坐到我旁边,想要与我一起翻阅并且聊天。我们班上的年龄层从十九岁到三十七岁都有,苏娃达不是最年轻的,但是她是我们这群妈妈中年龄最小的,二十三岁已经有两个分别是五岁的儿子和四岁的女儿。

 

苏娃达从波士尼亚 (Bosnia) 嫁过来德国,有一点婴儿肥,但长得极为豔丽,大大的双眼,小巧挺立的鼻子,精緻并且丰满的双唇,跟台湾的性感田丽有十分相似的冶豔美。这天苏娃达一坐下就伸手摸摸我的上衣,直说真好看。这件上衣是在台湾买的,款式和设计与德国可以买得到的有些许不同。我笑说这是台湾买的便宜地摊货,折合欧元才十块钱不到。

 

「芬妮,你真好,老是看你穿不同的衣服,打扮的漂漂亮亮,好像你家衣橱总是有穿不完的衣服。」

 

好?我听不懂她的话。和大部分女人一样,我也爱漂亮爱打扮,平时喜欢翻阅时尚杂誌看看流行单品,偶尔逛街看到喜欢的衣物若是在合理价钱範围内,也会顺手买下来,到了换季大拍卖捡便宜的心态也会趋使自己多买几件。平时的穿搭其实也很普通,若要说真的不一样,可能只是我的亚洲穿搭口味和欧洲的不同罢了,而且尽量不让自己穿相同的衣服在同一个场合出现,总是试试不同的搭配方法。

 

话说回来,以欧洲人的服装穿搭品味来说,苏娃达已经算是很跟得上潮流。眼影会配合上衣的颜色,偶尔也会佩戴饰品项鍊以佐。但是很奇怪大部分的时候老是穿着一双白色尖头辣妹高跟靴,不管与服装的颜色搭不搭配,其他时候也只是一双白色球鞋,同样的不管和衣服是否合配。

 

「其实我很喜欢时尚流行的衣物,但是我没有办法负担这样子的消费。我老公一个月只能赚一千块欧元,所以我们一家人都要很省着花钱呢。」

 

我以为自己听错,虽然大部分新移民(尤其是从欧洲经济比较不好的一些国家)在德国能赚到的薪水就偏少,但是以维持一个家的收入来说,尤其在慕尼黑,一千块欧元实在是太少。( 说明:一欧元大约为40-45块台币左右。虽然这样换算一千欧元大概有四万台币,可是慕尼黑是欧洲高消费城市,一般上般族的平均薪水大概有两千到三千欧元左右,都得省着花用。)

 

「你先生有没有试着找高一点收入的工作呢?那你们的房租一个月多少钱?这样子养两个小孩很辛苦的!你有没有想过等德文课结束之后也找一份兼差工作呢?」我实在有点鸡婆,一连问了三个问题,劈哩啪啦的。

 

「我们不能赚太多钱。」苏娃达眨着大眼睛回答我。

 

那来的道理,谁规定不能赚太多钱?

 

「我先生离过婚,如果我们的收入超过现在所赚的,他就必须支付前妻赡养费以及他和前妻两个小孩的教育费。现在的房租政府有补助,一个月只付三百五十欧元,还好还可以从政府那里领两个小孩的补助教育费三百欧元,算一算,一个月的生活费差不多还有九百五十欧元,如果省点花,还过得去。其实我先生也不是不想支付他和前妻所生小孩的教育费,只是如果我们收入比现在高的话,所有可以领取的补助就会统统被取消;加上还必须额外给付的费用,那我们剩下的钱将比现在更少,而且少很多。很两难,所以我先生在与前妻所生的两个小孩面前,他成了一个不尽责的父亲。」

 

「我也没有办法找工作,一旦我有收入,我们就必须支付两个小孩子幼稚园的费用,同样的,所必须支付的费用搞不好会比收入更高,这样非常划不来,我还不如留在家里省事一点。」

 

「我一年只能买一次衣服和鞋子,像你这样都穿着不同的衣服,多好。」

 

「那你当初怎幺还会跟妳先生在一起呢?」我再次呼吸之后,问了一个傻傻的问题。「因为我爱他呀!十七岁就替他生了一个宝贝儿子呢。」苏娃达冶豔的脸涌出娇羞的表情,两颊腮涨的粉粉的。

 

苏娃达一口气说完,脸上没有怨恨不甘的表情,还是眨着她的大眼睛看着我,我反倒是停住呼吸了。苏娃达的家庭状况在欧洲很常见,她的故事,是在『平民生活』中很常听闻的典型故事。因为税制给付比例偏高、加上政府的失业、贫穷给付制度周全,便导致了这一种有些病态且令人辛酸的社会现象。

 

想想,便知道我们真的很富足的幸福了。

 

 

相关文章:

离婚很丢脸?

第二人妻成恶妻

母亲的担忧

一加一不只是二

 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似文章